<sub id="rffrt"><dfn id="rffrt"><meter id="rffrt"></meter></dfn></sub>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上甘嶺一等功戰士張家邦:全連只剩4個人回來,我是那個唯一的小兵 | 百年百篇

              封面新聞    2020年10月19日

              百年百篇推出“最可愛的人”系列特別報道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火遍全國的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既委婉動聽,又奔涌激昂,唱出了抗美援朝志愿軍戰士對祖國、家鄉的無限熱愛之情和他們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


              時隔大半個世紀后,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之際,熟悉的歌聲再次唱響,那些出國作戰的英雄:黃繼光、粟振林、孫占元……以及上甘嶺戰役、長津湖戰役等無數戰役,都跨過歷史齊齊走來。


              憶往昔崢嶸,緬國家英雄。今起,封面新聞邀您一同追尋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國鴨綠江的足跡,回顧“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火歲月,尋訪健在老英雄,聽“最可愛的人”講述那段可歌可泣的歷史記憶。不忘歷史,弘揚抗美援朝精神。


              封面新聞記者 楊力 實習生 羅一致 茍春 攝影報道

              老兵檔案


              姓名:張家邦

              年齡:87歲

              籍貫:四川金堂

              經歷:1951年從四川入伍,成為志愿軍12軍31師91團5連戰士,參與抗美援朝戰爭,在上甘嶺戰役中作戰英勇榮獲一等功,在朝期間還獲得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日成授予的一等功勛章。后歷經抗美援越作戰。195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2019年,榮獲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今年,是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為祖國……”這首《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響起,再次喚醒了中國幾代人的記憶。對抗美援朝老戰士、老黨員張家邦來說,這首歌唱出了他的芳華歲月,也承載著無數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犧牲的戰友身影。

              “200多人頂上去,剩4個人走下來。”說起抗美援朝,張家邦的記憶繞不開他親歷的上甘嶺戰役:敵人的炮彈不分晝夜地“傾瀉”在他們陣地上,戰火硝煙彌漫,“我們最長9天都不敢睡覺,誰都不知道眼睛一閉上,還能不能醒過來……”

              10月12日,在成都市金堂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記者在金堂十里大道一小區內,找到87歲的張家邦。

              張家邦在翻看老照片。

              離川奔戰場

              參軍體檢偷偷墊了腳才勉強合格

              張家邦翻開厚厚的一本黑白相冊,里面除了他身穿軍裝的照片外,還放了他十分“寶貝”的物件:光榮證、軍校畢業證書、任命書和立功證明等。他一邊翻動老物件,一邊用中氣十足的嗓音,講述起那段血與火的崢嶸歲月。

              張家邦榮獲證書和經歷材料。

              “國家號召‘抗美援朝,保家衛國’。”1951年5月,成都金堂縣黃家公社,年僅18歲左右的張家邦在聽到號召后,決定報名參軍,“當時家里很窮,投軍既是響應國家號召,也是一條出路了。”

              他說,父親在他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家里三個弟兄全靠母親辛苦撫養,“聽到我報名志愿軍的決定,母親哭了很久,但最終還是拗不過我,同意我去了。”

              在金堂體檢的時候,個頭不高,身材瘦小的張家邦為了能體檢過,在測身高時還墊了一腳,才算勉強合格。之后,他從老家出發來到黑龍江接受訓練,“在黑龍江訓練了3個月左右,有體能訓練、射擊打靶,和文化課學習。”他說。

              之后他們坐火車來到與朝鮮相隔的鴨綠江。在這里,他們已經感受到戰爭的氣氛。“我們從上游過去的,下游雖然有橋,但是擔心被美國的飛機發現、轟炸。”

              就這樣,他們這支年輕的志愿軍隊伍,每個人背上一周的干糧和裝備,徒步前往朝鮮戰場前線。“我們在朝鮮走了大概一個月。”他說,部隊幾乎都是在晚上行軍,白天隱蔽休整,“一路上看到很多的村子都被炸成廢墟。白天休整時,能聽到頭頂有敵人的飛機飛過,戰士們都繃緊了神經,很多時候根本睡不著。”

              彼時的朝鮮戰爭,已經進入了“邊打邊談”階段。1952年10月,就在張家邦他們進入朝鮮參與多次戰斗后,他們接到新的指令:前往上甘嶺作戰……

              親歷上甘嶺戰役

              最長9天不睡覺 200多人去剩4人回

              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中國人民志愿軍與朝鮮人民并肩作戰,先后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進行了五次大的戰役,把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地區。

              1952年10月14日,爆發了犧牲十分慘烈的上甘嶺戰役。美軍先后投入6萬余兵力,出動3000架次飛機和170余輛坦克,持續進攻不到3.7平方公里的上甘嶺陣地。激戰43天后,志愿軍在裝備懸殊巨大的情況下,仍經歷了部分失守、奪回和繼續堅守,并殲敵2.5萬余人。此役的慘烈程度,唯有親歷者最為清楚。

              張家邦在朝鮮等戰場榮獲的勛章和紀念章。

              “我們在597.9高地10號陣地作戰。”張家邦說,上甘嶺戰役主要圍繞朝鮮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展開。當時的這兩個高地是無名山,只能以海拔高度命名,而上甘嶺則是高地后面的一處小村莊。

              同年10月下旬,作為志愿軍12軍31師91團5連的戰士,張家邦奉命支援上甘嶺作戰。“在10號陣地里,能清楚的感受到敵人的炮火基本沒停。”他說,為了阻止敵人的坦克,他們挖了“坦克壕”,“要挖6米左右,美國的坦克要是敢來,只會陷進去變成活靶子。”

              “但是炮彈太密集了,飛機、火炮把山頭都炸平了一截,還有重機槍在掃射。”張家邦回憶,他們躲在陣地里不敢輕易露頭,“站起來就會被打成篩子,我們都是趴在地上,或者在戰壕里觀察,敵人敢沖鋒我們就扔手雷、用機槍回擊。”

              “上甘嶺,是我進入朝鮮戰場經歷的最慘烈作戰。”他說,敵人的炮火“傾瀉”下來,不僅切斷了物資的補給線,還讓他們不敢合眼,“戰斗激烈的時候,要根據炮火聲不斷變換方位,遲一秒都可能被炸死或者被泥土活埋,我們最長9天不敢睡覺,睡著了就可能醒不過來。”

              艱難的時候,除了睡覺,吃飯也成問題。“一連幾天吃不到東西,都是很正常的,那時候別說送物資,送個蘋果進來都很難的。”而戰士之間為了打氣,就會唱戰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為祖國……”說到動情處,張家邦再次唱起當年鼓舞了一批批青年們繼續戰斗的這首戰歌。

              他說,他終生難忘的是,他們連派了200人守陣地,十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但是身邊的戰友也犧牲巨大,“除開負傷被抬走的,最后從陣地上走下來的,就只剩連長、班長、副班長和我,四個人。”

              最難忘老戰友

              “他教我實戰經驗,讓我在戰場上活了下來”

              張家邦從1951年來到朝鮮戰場,到1953年7月簽署停戰協定,迎來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他經歷過無數戰斗,雖然身上多次負傷,但在如此殘酷的戰場上,最終還是等來勝利,活了下來。

              “我能活下來,離不開老前輩、老戰友的指導。”他說,剛進入部隊的時候,雖然所有志愿軍都接受過3個月左右的訓練,但還是缺乏實戰經驗,“我就專門向老戰士請教、學習。”

              張家邦

              影響張家邦最深的一位老戰士是安徽的朱敬華(音)。“我們去的時候,他已經在戰場上待了一年左右,而且還參加過解放戰爭等戰斗,作戰經驗十分豐富。”張家邦說,在朝鮮戰場上,朱敬華指導他作戰,從熟悉戰場環境到根據炮彈的聲音躲避,再到如何投擲手雷能更高效殺敵等細節上教起,“又在戰場上,學習的更快,這些都是很多戰士以血肉換來的戰斗經驗。”

              “比如根據炮彈的聲音遠近,來變換躲避的方位。”張家邦邊說邊用手在空中比劃,在嘈雜的戰場上,要仔細聽炮彈落下的聲音,是遠還是近,是在前后還是左右,“要朝著相反方向快速轉移,但又不能站起身子,一旦站起來就會被機槍或者彈片打成篩子。”

              “還有投擲手榴彈,不能拉開引線就直接扔。”張家邦手握拳狀,在空中一揮,做著投擲的動作,“要看清楚手榴彈上刻的數字,是3還是5或者其它,有經驗的戰士會以數字作為它的投擲時間,拉開引線,默數相應數字后再朝著敵人扔過去,手榴彈就會在接近敵人的空中爆炸開,這樣的殺傷力才是最大的。”

              “你要是給我一個沙盤,或者一小盆米,我能給你畫出來很多作戰經驗。”他說,正是這些實戰經驗,讓他在朝鮮戰場上在殺敵退敵的同時,還能這么幸運的活了下來。

              “戰爭結束后,他回了安徽,我們還互通過書信。”張家邦說,這份在炮火里結下的戰友情,“讓我一輩子都記得他,也感謝他。”

              榮獲一等功

              抗美援朝結束后入黨 不向國家提要求

              2019年,張家邦榮獲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今年,又逢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的70周年。他和戰友的故事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曉。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父親向來都很低調,很少告訴別人他獲得獎章、勛章的事。”張家邦的女兒張鯤說,但是老爺子對自己的勛章很珍惜,尤其是他別在軍服上的那些。

              據了解,在參加抗美援朝作戰期間,張家邦在朝鮮獲得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日成親自授予的勛章;同時,在朝鮮戰場上立下一等功。后又參加了抗美援越戰役,獲得時任越南最高領導人胡志明授予的勛章等。

              張家邦立功證書

              “之前還獲得過二等功,被我拒絕了。”張家邦說,其他戰士也付出了很多,自己不能拿太多戰功和勛章,他向組織申請將其它功績留給戰友,“我的耳朵和手都在戰爭中受傷,被定為傷殘,但當時國家面臨困難,我放棄了申請傷殘軍人的機會,不要國家的這份補貼。”

              1954年,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不久,張家邦加入中國共產黨。1956年,他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步兵學校學習,榮獲“五好學員”。畢業后,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20軍。

              1971年,功勛卓著、獲評“五好戰士”的老戰士、老黨員張家邦歷經20年軍旅生涯后轉業到省公安廳,但他再次拒絕了當時在成都的分房福利,“我只要想到犧牲的戰友,就覺得自己已經擁有太多了,不能再接受國家和組織的東西。”后來,他自愿回到金堂,在當地一家工礦企業工作至退休。

              如今,張家邦膝下有5個女兒,家庭和睦。“除了當年在戰場上被炮彈震傷耳朵,不怎么聽得清外,父親的精神和思維都還很好。”女兒張鯤說,他現在還保持著軍人的習慣,早上5點就醒了,每天都會堅持鍛煉,“還關心著國家大事,天天都要看軍事頻道的節目。”


            1. 上一篇:命運的轉折——寫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70年之際
            2. 下一篇:請回答1952: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為什么是從上甘嶺開始? | 百年百篇

            3.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