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ffrt"><dfn id="rffrt"><meter id="rffrt"></meter></dfn></sub>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請回答1952: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為什么是從上甘嶺開始? | 百年百篇

              封面新聞    2020年10月19日

              百年百篇推出“最可愛的人”系列特別報道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火遍全國的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既委婉動聽,又奔涌激昂,唱出了抗美援朝志愿軍戰士對祖國、家鄉的無限熱愛之情和他們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


              時隔大半個世紀后,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之際,熟悉的歌聲再次唱響,那些出國作戰的英雄:黃繼光、粟振林、孫占元……以及上甘嶺戰役、長津湖戰役等無數戰役,都跨過歷史齊齊走來。


              憶往昔崢嶸,緬國家英雄。今起,封面新聞邀您一同追尋志愿軍雄赳赳氣昂昂跨國鴨綠江的足跡,回顧“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火歲月,尋訪健在老英雄,聽“最可愛的人”講述那段可歌可泣的歷史記憶。不忘歷史,弘揚抗美援朝精神。

              封面新聞記者 楊力

              提起抗美援朝的戰役,發生在1952年朝鮮半島中部江原道金化郡五圣山附近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上甘嶺戰役”,是最為人熟知的。在兩座連名字都沒有的高地上,那場戰斗為何變成了戰役?持續43天作戰里,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當年指揮上甘嶺戰役的志愿軍第15軍軍長秦基偉會在《回憶錄》里寫下: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是從上甘嶺開始的。

                  上甘嶺戰役。圖片來自沙盤演兵。

              上甘嶺與五圣山

              “誰丟了五圣山,誰要對朝鮮的歷史負責”

              1952年,朝鮮戰場,38歲的軍長秦基偉率志愿軍15軍接替了26軍的防務,在朝鮮中線的“鐵三角”地區負責防御作戰。彼時的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對15軍在朝鮮戰場第五次戰役中的表現印象頗深。他明確指示:“五圣山是朝鮮的中線門戶,五圣山失守,后退500米就無險可守。誰丟了五圣山,誰要對朝鮮的歷史負責!”

              從他的話語中,不難聽出“五圣山”的重要性。五圣山和上甘嶺有什么關系?

              上甘嶺,其實是朝鮮半島中部江原道金化郡五圣山南麓的一個十幾戶人的小村莊,背后就是五圣山,前面有兩處小高地。因為這兩處高地是無名山,所以戰斗開始后以海拔高度命名,被稱為“597.9高地”和“537.7高地”。

              從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愿軍奉命開赴朝鮮戰場,與朝鮮人民并肩作戰,到1951年6月,在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進行五次大的戰役后,朝鮮戰爭已經逐漸進入“邊打邊談”的階段。

              望著眼前呈三角形、滿目瘡痍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歷經無數場戰斗的秦基偉很清楚它在軍事和政治上的重要程度。在接手防務初期,他指揮隊伍完成布防后,便鉆進小草屋起草《有關今后防御作戰的指導思想》的報告,計劃建立突不破的防御陣地的作戰方案。時隔幾個月后,15軍發布了《粉碎敵人秋季攻勢作戰方案》,再次強調了志愿軍“寸土不讓,堅決固守”的作戰指導方針。

                  15軍軍長秦基偉(左二)在上甘嶺戰役的軍指揮所研究作戰方案。資料圖

              在另一邊,與之較量的美第八集團軍司令范佛里特,在多次赴前線查看和分析后,一項快速從志愿軍手中奪取兩座高地的“金化攻勢”,又叫“攤牌作戰行動”也成型了。

              1952年10月14日

              “聯合國軍”向兩處高地發射炮彈30余萬發

              “從黎明前后,美七師偽二師抽調三個團的步兵在大炮三百余門、飛機五十余架、戰車四十七輛掩護下向我上佳山(新占陣地)、芝林南山(新占陣地)、及419、597.9、537.7等陣地進攻,其中以五圣山前沿597.9及537.7高地為最激烈……”秦基偉在1952年10月14日的日記中匆匆寫下。

              1952年是美國的大選年,這時的美軍已經在朝鮮戰場上耗時近2年,沒有占到半點便宜。新任的“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迫切需要一場勝利。負責指揮“攤牌作戰行動”的范佛里特在1952年10月14日黎明到來前,通過美聯社駐漢城記者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勢開始了”。并揚言“這是一年來聯軍向中國軍隊主要防線所發動的一次最猛烈的進攻。”

              按照“聯合國軍”原計劃,在集中的炮火、飛機攻勢下,計劃傷亡250人就能從志愿軍手中快速奪取上甘嶺這兩處海拔500多米的高地。

              在戰斗打響的第一天,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向597.9及537.7這兩個總面積約3.7平方公里的小山頭,發射炮彈30余萬發。最猛烈時,平均每秒鐘落彈6發;投擲炸彈500余枚,平均每平方公里傾瀉炮彈和炸藥達45噸。志愿軍陣地周圍的大小道路被密集如雨的炮彈炸毀、封鎖,戰火、硝煙彌漫。

                  上甘嶺戰役后聯合國軍遺留下來的炮彈殼。資料圖

              在確認“聯合國軍”主攻和戰場情況后,秦基偉迅速召集開會并作出立即向兵團、志愿軍司令部報告,指揮所前移,調整戰斗部署和加強后勤保障等應對措施。與此同時,負責堅守兩處高地的志愿軍雖然犧牲巨大,但也打出了血性,在戰壕、坑洞中堅持回擊敵人。

              上甘嶺戰役有多慘烈?

              一個連200多人守陣地,最后走下來的僅4人

              “到了下午1點,許多陣地官兵在與敵人反復爭奪后,傷亡極其慘重。如守衛在597.9陣地上的八連一排三班和三排八班,都打得只剩下一個人了。”秦基偉在日記中記錄下戰斗首日的情況。

              當天中午,守備兩個高地的志愿軍,在敵人飛機、炮火的密集攻勢下,雖始終在反擊堅守,但因裝備差距和傷亡人數較大,被美軍攻占了537.7北山的表面陣地,以及597.9陣地的部分。

              “丟了,再想辦法奪回來!”就在指揮部出現慌亂時,軍長秦基偉擲地有聲的一席話穩住了軍心。他分析道:“我們可要做好打大戰打惡戰的準備。”在激烈的戰斗中,當天傍晚時分,志愿軍以傷亡500余人的代價,殲敵1900余人,537.7高地北山、597.9高地再次被15軍奪回。

                  秦基偉。

              但是這場戰斗并沒有因此結束,連美軍也沒想到,這兩座連名字都沒有的高地,會被志愿軍如此重視和堅守,快速取勝的計劃也因不斷拉長的作戰時間而化為泡影。

              曾參與上甘嶺戰役,榮立一等功的健在老兵張家邦回憶,他所在的志愿軍12軍31師91團5連在1952年11月來到597.9高地,接手堅守10號陣地。

              “敵人的炮彈太密集了,飛機、火炮把山頭都炸平了一截,山上的石頭都被炸成了沙。”張家邦說,他們躲在陣地里不敢輕易露頭,“站起來就會被打成篩子,我們都是趴在地上或者戰壕里觀察,敵人敢沖鋒我們就扔手雷、用機槍回擊。”

                  坑道作戰中的志愿軍戰士。資料圖

              猛烈的炮火切斷了志愿軍的補給線。“沒有補給就在死去戰友和敵人的衣兜里找吃的,能找到發硬、帶血的饅頭都算不錯了。”張家邦說,雙方的傷亡都很慘烈,“我們的工事被炮彈轟平了,硬的石頭被炸成沙土了,就把僵硬的敵人遺體弄起來做防御工事。”

              讓他終生難忘的是,他們連200多人守陣地,雖然十多次打退了敵人的進攻,但身邊的戰友也犧牲巨大,“除開負傷被抬走的,最后從陣地上走下來的,就只剩連長、班長、副班長和我,四個人。”

              打出國威軍威

              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何源上甘嶺?

              1953年7月26日,歷時兩年之久的朝鮮停戰談判終于達成協議。

              關于上甘嶺戰役,解放軍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編著的《世界經典戰例:戰役卷》中表述:戰役歷時43天,志愿軍經過反復激烈爭奪,陣地多次失而復得,終于粉碎了對方進攻,取得了殲敵2.5萬余人,擊毀擊傷敵機300架,擊毀大口徑火炮61門、坦克14輛的重大勝利。

              這場戰役的激烈程度也是朝鮮戰場上罕見的,特別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最高水平。有資料顯示,炮火平均每秒鐘就達6發,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就有76枚炮彈爆炸。志愿軍傷亡率在20%以上,而“聯合國軍”傷亡率在40%以上。

              在這場戰役中,志愿軍涌現出大量的戰斗英雄和功臣。有舍身堵槍眼為沖擊部隊打開道路的特等功臣、特級英雄黃繼光;雙腿被打斷仍堅持指揮戰斗與敵人同歸于盡的一級英雄、排長孫占元;打退敵軍40余次沖鋒、斃傷敵人280余名、一人堅持戰斗獲一級戰斗英雄稱號的新戰士胡修道……

                  抗美援朝老兵在朝鮮獲得的勛章。

              英雄的15軍在戰役中涌現出三等功以上各級戰斗英雄共12347人,英雄集體200余個。在43天里,拉響手榴彈、手雷、爆破筒與敵同歸于盡,舍身炸地堡、堵槍眼的烈士,留下姓名的就有38位之多。上甘嶺戰役,也成為英勇頑強的代名詞。

              從戰斗升級為戰役的上甘嶺戰役,最終徹底粉碎了敵人的“金化攻勢”,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一時間上甘嶺這處“彈丸之地”成為全世界的關注焦點。

              秦基偉曾寫道:當時,整個朝鮮戰場其他地方的槍聲稀落了,板門店談判桌上談判雙方都在等著上甘嶺的消息。誰的部隊在上甘嶺打得硬,談判桌前誰的腰桿就硬,講話底氣就足。

              上甘嶺陣地上保留下來的滿是彈片的一鏟土,現珍藏于國博

              此役之后,朝鮮戰局基本穩定在北緯38度線上。彭德懷曾說過,帝國主義在東方架起幾門大炮就可以征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歷史,一去不復返了。

              后來,秦基偉在《回憶錄》中寫道:“上甘嶺戰役不僅從軍事上打垮了敵人的攻勢,也打出了我軍的指揮藝術、戰斗作風和團結精神。打出了國威軍威。以后有人說過,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是從上甘嶺開始的。”

              參考文獻與網站:

              1.《上甘嶺之戰打響!秦基偉:準備拼老命“致敬最可愛的人”》作者吳東風。

              2.《上甘嶺戰役為什么這么出名?》作者徐平。

              3.《597.9!537.7!上甘嶺,中華民族永遠的精神高地!》

              4.《上甘嶺戰役我軍因何獲勝》共產黨員網。


            1. 上一篇:上甘嶺一等功戰士張家邦:全連只剩4個人回來,我是那個唯一的小兵 | 百年百篇
            2. 下一篇:重要增長極和新的動力源,中央為何賦予成渝如此高的定位?

            3.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爱网